淘汰落后产能艰难起步

分享:
发布时间:2009-09-11   

  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学院历史和国际事务教授哈罗德·詹姆斯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阐述自己的观点:我们正在经历的一次危机,一场似乎本可以带来一场巨大变革的危机,但进行变革的最好机会却正在失去。

  中国亦然。在危机中,国家提出了“保增长、调结构”的主基调,而在中国经济半年报交出了上半年GDP增长7.1%答卷之后,调结构终于又被拿上了案头。

  然而,4万亿的重锤砸下,不仅拉动了楼市、车市的双双火爆,更撬动了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大幅飙升。国际铜价从2817美元/吨,涨至6480美元/吨,原油价格则从32.4美元/桶翻倍至75美元/桶,国内螺纹钢价格从2775元/吨涨至5000元/吨。于是,停产的冶炼厂复产了,小钢企厂开始挣钱了,就连一直喊日子不好过的中国石化上半年净利润也大涨332%。

  “十大产业振兴与调整规划中的振兴政策已经全面落实,国家能给的政策都给了,而调整的部分,现在还没有细则可以依据实施。”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文献军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自振兴规划出台以来,收储、调整出口退税政策、加大技改投放,国家动用了多重手段来支持企业经营发展,渡过危机;而驶出危机后的有色行业,落后产能仍在,甚至拥有了更大的生存空间。

  据了解,随着国际铅锌价格的提升,国内小型铅锌矿山陆续复产,小冶炼产能下半年也有复产的可能;被认为是落后产能集中地的建材钢生产企业上半年更是赚得盆满钵满。

  淘汰落后产能的重任在景气回升阶段似乎更加艰难了。

  从近期的一些产业政策来看,“去产能化”已经开始。

  新能源产业已经意识到低门槛带来过剩产能,而产业链上技术要求较高的环节却依然缺失的尴尬。目前,针对风电设备、多晶硅产能过剩的症结,政府也开出了建立和完善行业准入标准的“药方”。业内人士认为,国家出台行业指导政策、设立行业准入标准能够有效缓解行业中长期产能过剩问题,与此同时,行业门槛的提高将一定程度上限制新的市场进入者,同时招投标等资源将向龙头企业集中。

  我国钢铁产量已经连续3年大于销量,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近两年钢铁企业的压力更大,而产能过剩、产业集中度低又造成企业间恶性竞争。不过,与新能源产业的低端过剩相反,钢铁产业的产能过剩主要集中在高端板材上。由于高端板材需求偏弱,反而比低端产品过剩明显。

  而一些产业则需要对不同子行业区别对待。传统煤化工产业,如煤制焦炭、煤制电石、煤制甲醇等确实存在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的情况,但新型煤化工产业仍有发展前景,有的甚至还在示范阶段,并未产业化。针对煤化工产业的盲目投资和重复建设,此前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了相应的限制性政策,提高行业准入门槛;而对于煤制油、煤制乙二醇、煤制天然气等,国家对其示范项目仍持支持态度。

  只有抑制过剩落后产能,才能确保经济增长更加平稳持续。

  (2009年8月28日 中国证券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 【关闭】

中国政府网中央国家机关举报网站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地址: 中国北京西长安街13号邮编: 100804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标识码:bm07000001 京ICP备 04000001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102700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