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网站地图
搜索

杨龙全:大山之子

发布时间:2013-12-03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大山之子
  ——记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先进工作者标兵、重庆市武隆县双河乡纪委书记杨龙全


  他生在大山里,长在大山中,他深爱着那片土地和那里的群众,那爱就像大山一样朴素、自然、深沉。

  他是最基层的纪委书记,严格而有耐心,处理违纪干部,扣同事的考核分、绩效工资,事后还耐心地给人“补课”,让人口服心服。

  他对工作尽职尽责,即使在患喉癌住院治疗期间,仍放心不下工作,不能说话,就用手机短信汇报、指导。他在内心深处感到亏欠家人太多,却从没对妻子、女儿说过,他想等退休后好好补偿妻女……

  他就是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先进工作者标兵、重庆市武隆县双河乡纪委书记杨龙全。

  他用行动诠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地处武隆县仙女山后山的双河乡新春村一直没通公路,村民出行极为不便。“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交通不便严重阻碍了当地的发展,蔬菜成熟了运不出去只能烂在地里,卖肥猪得花钱雇人运输……村民修路的愿望很迫切,可又觉得希望渺茫。

  由于经济发展滞后,村里的青壮年几乎都外出打工。更为困难的是,18公里的路至少要投入18万元,每个村民要掏200多元,而大部分家庭拿不出这笔钱。

  2004年10月,杨龙全得知县里要搞“2小时武隆”工程,对修农村公路给予一定补助,但需要村民义务投工投劳。作为包村干部的他挨家挨户做村民的思想工作——“是苦一时还是苦一世”,直到全体村民都自愿参加修路。

  村民们盼了多年的公路终于开工了。很快,他们发现,并不能从中受益的杨龙全干得比他们还起劲——

  因为负责管理、分发物资,杨龙全每天起早摸黑。有的群众家里没有壮劳力,杨龙全主动承担了分配给他们的任务。

  进入12月,山上的雪、雾漫天卷涌,工程也进入攻坚期,杨龙全干脆吃住在工地。一天县交通局领导突然来到修路现场,问村民有没有乡干部在,村民指着满身泥巴的杨龙全说:“这是乡里的纪委书记杨书记。”

  7个月后,公路完工那一天,杨龙全竟倚在压路机上睡着了。在安排压路机对公路进行最后碾压时,为了节约压路机的租用经费,杨龙全两天一夜没睡觉,一直指挥着压路机把每一段路压到边压到位,最后连站着都在打瞌睡。

  村民自愿投工投劳,无一起生产安全事故,无一起土地纠纷。该路创下武隆县村级山地公路每公里1.1万元的最低成本纪录。

  路通了,山货值钱了,卖价看涨了。新春村已成为重庆市高山无公害蔬菜基地之一。杨龙全一直关心蔬菜的市场销路,通过多种方式拓宽销售渠道。现在,每到蔬菜收获的季节,客商们把货车直接开到地头收购,村民把蔬菜装上车就能拿到钱。许多常年在外打工的村民也回到村里,或种植蔬菜,或搞养殖,村民的腰包越来越鼓。一位村干部介绍:“在修路以前,村民人均年收入才2424元,而现在已经达到5362元,这多亏了杨书记啊!”

  他用15年的坚持全力帮扶困难群众

  一个基层党员干部、一名乡纪委书记能为困难群众提供多少帮助?杨龙全用他的行动认真回答了这个问题。

  1995年5月的一天,刚到木根乡政府工作不久的杨龙全在路过一片玉米地时停下了脚步,他走进地里,把被风刮倒的玉米秆一一扶正。玉米地的主人陈朝素听说有人帮她扶玉米秆,急忙跑来感谢,一直追到乡政府,才追到杨龙全。陈朝素说:“我当时就觉得这个乡干部没有架子,喜欢做好事。”

  陈朝素的家离木根乡政府不远。几天后,杨龙全站在陈朝素家门前时,“鼻子一阵发酸,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这个家庭只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杨龙全开始了对陈家的帮扶。第一年,他从卖种子的妻子那里拿来萝卜种子,手把手教陈朝素一家栽种。第二年,他从林场的朋友那里软磨硬泡要来一批优质树苗交给陈家培育。第三年,乡里引进烤烟项目,他干脆自学技术再转授陈家。为了卖个好价钱,杨龙全和陈朝素一起背着烟叶奔波于几个收购点之间。“有时候天还没亮就到收购点排队,就是亲戚也做不到这样啊!”陈朝素说。

  树苗培育好后返销林场,陈朝素拿到了“这辈子见得最多的一笔钱”——5000元。那一刻,她泪如雨下,说:“拿到的不仅是钱,更是活下去的希望。”

  现金、化肥、种子、农药、米、油……任陈朝素多么细心,也无法尽数15年来杨龙全究竟送来多少钱物。

  “输血”加“造血”,15年如一日。2009年12月,陈朝素家的3层新楼房拔地而起,替代了原来那间土坯房。

  这栋崭新的小楼里,处处都有杨龙全的痕迹。建房用的木材,取之于15年前杨龙全和陈家一起栽的那片树林;一楼厨房,锅碗瓢盆,是杨龙全送的;二楼客厅和卧室,革质沙发、衣橱、睡床,甚至许多棉被,是杨龙全从自己家搬来的;三楼过道堆放的农具,也是杨龙全一件件送过来的。整整15年,杨龙全单位换过,住址改过,前往这家穷亲的脚步却从未停过。

  陈朝素要认杨龙全当“幺爸”,杨龙全不答应,陈朝素说:“既然认亲就要讲辈分,我有个叔叔姓杨,也是‘全’字辈,叫你‘幺爸’是应当的。”杨龙全只得作罢。一声“幺爸”,叫出了一位朴实农妇心底最真挚的情感。

  他认真履行纪委书记的职责

  吴引是双河乡沱田村村委会副主任、团支部书记、计生专干。杨龙全常找他聊村里的发展,两人关系很好。

  2006年,吴引在已有两个女儿的情况下,违反规定收养了一名男婴。他担心好朋友杨龙全在处理时为难,主动对杨龙全说:“我愿意按最高标准交罚款,但请尽量保住我的职务。”

  没想到一向温和的杨龙全在办公室里拍了桌子,指着眼前的吴引:“你这不仅是知法犯法,更是执法犯法!”

  从没见过杨龙全发火的吴引忐忑不安地回到家里。几天后,等来了让他“难以接受”的处理结果——按最高标准罚款,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所有职务全部撤销。“亏得还是十几年的好朋友,太绝情了,我再也不和他来往了。”吴引当时暗下决心。

  过了几天,杨龙全来到吴引家,直截了当地说,多个孩子多个负担,现在你工作也没了,必须发挥你的专业特长想办法多赚钱。

  那一夜,平日不喝酒的杨龙全喝得酩酊大醉,嘴里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搞农副业的事。完了像自家人一样,爬到床上,倒头便睡。吴引说:“那个时候,我重新认识了杨龙全,看到了这个纪委书记的坦荡和无私。”

  此后,杨龙全先是给吴引家拉来烤烟种,后又让他养山羊。几年时间,吴引的烤烟从5亩种到16亩,山羊从6只增加到60只。

  杨龙全在任木根乡纪委书记期间,乡党委委员、武装部部长陈某在征兵工作中涉嫌违纪,县纪委派调查组前去调查。同为乡领导班子成员,杨龙全完全可以申请回避,不用得罪人。但他没有,而是积极主动地配合调查组,一边做陈某的思想工作,一边深入农户家里调查取证。面对同事的不解,他说:“这是我的职责,早点调查清楚,对组织和陈某都有好处。”

  2001年以来,杨龙全一直担任木根乡、双河乡(2003年两乡合并)纪委书记,他结合乡镇工作实际,制定了双河乡干部《纪律规定》和《目标考核办法》。

  在处理违纪行为时,杨龙全既坚持原则又善于做思想工作,使受处理的党员干部心服口服。2009年3月的一天,双河乡干部简某和几个朋友一起到茶馆打牌,被杨龙全发现,当时周围人很多,杨龙全没有马上批评简某,而是提醒他:“兄弟,和我一起下乡。”当简某来到杨龙全办公室后,杨龙全说:“按规定,扣你目标考核分20分。我执行纪律是对事不对人,纪律规定是针对所有人的,谁也不能例外。”简某甘心认罚。

  扣考核分意味着扣绩效工资。双河乡财政所里有不少杨龙全写的扣款通知单,有10元、50元、100元不等。尽管杨龙全执行纪律扣了不少干部职工的绩效工资,“很得罪人”,可自1998年县里评选优秀公务员以来,他连续13年被大家投票选为优秀公务员。

  他用“遥远的许诺”弥补对家人的亏欠

  杨龙全的妻子但小菊23岁时经人介绍认识了杨龙全。“人踏实、对人诚恳、字写得好”,杨龙全身上的这些优点吸引了但小菊。第二年,她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穷小子杨龙全。他们的新房是木根乡政府分给杨龙全的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子,全部家当是一张床、一个柜子、三床被子,还是但小菊带过来的嫁妆。

  婚后,但小菊发现她之前看中的杨龙全的优点,对于妻子来说,未必是好事。但小菊怀上第一个孩子后,回到杨龙全老家待产。孩子早产,杨龙全没能赶回去,老家条件也不好,20多天后,孩子夭折了。后来怀上的第二个孩子也是早产,杨龙全也不在妻子身边,而是在10多公里外的山里指导农民栽种烟草。

  女儿杨薛薇渐渐长大,敏感的孩子发现爸爸很少在家陪她,就一直以为爸爸不喜欢女孩。直到2008年她被检查出患有紫癜性肾炎(继续发展会导致尿毒症),她才发现爸爸其实很爱她。那几个月里,每到周末,一家人都要在火车上站几个小时赶到重庆市区去治病。在小旅馆住下,第二天凌晨2点,杨龙全就“偷偷摸摸”起床去儿童医院排队挂号。每当这时候,小薛薇即使醒了也装睡,竖起耳朵听爸爸蹑手蹑脚地洗漱,开门,关门。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儿。

  女儿的病情渐渐稳定下来,杨龙全的咳嗽却是越来越严重,经常咳出大块的浓痰,到2009年端午节前,嗓子几乎说不出话来。同事和家人都催促他赶紧到医院检查,他总是说忙完手上的事就去。

  2009年端午节,双河乡乡长谢莉莉给乡政府办公室打电话问个事情,让她意外的是,竟然是杨龙全接的电话。谢莉莉说:“你都病成这样了,还不好好休息?”杨龙全回答:“节后我要去重庆检查身体,把耽误的那几天班调到端午节了。”

  确诊为喉癌后,杨龙全一时间懵了,但他很快镇定下来:“有病治就是了,不能被病吓死。”手术前,杨龙全担心以后不能说话,坚持打电话给乡党委书记冯志权、乡长谢莉莉汇报工作。手术后,他通过手机短信了解、指导新春村的工作。村党支部书记秦泽沛的手机里保留着杨龙全发给他的23条短信,说的全是工作上的事。

  作为一名基层的党员干部、一个乡纪委书记,真的有那么忙吗?忙到妻子生孩子都顾不上?忙到没有时间陪女儿?忙到住院期间还要发短信谈工作?

  冯志权说,乡里的工作,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而是好几个坑等着一个萝卜去填。杨龙全除了要履行好纪委书记职责,还分管乡党委机关、工会、共青团、妇联等方面的工作。杨龙全接受任务时说得最多的话是“要得,我去做”,总能尽职尽责地完成好;把任务派给他,领导放心、省心。

  按照分工,杨龙全联系新春村。6年来,该村的各项工作在乡里始终走在前头。杨龙全总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群众利益无小事”。本来是去村里了解烤烟种植情况的,路上遇到一个村民,说他家的猪病了,去看看;又遇到一个村民,说要给孩子上户口开证明,不能不管……“农民很朴素,为他做了一点事情,他们就高兴得很,一辈子记你的好。只有经常下乡帮群众解决困难的干部才叫乡干部。”杨龙全说。

  对于妻子、女儿,杨龙全觉得亏欠太多,他说:“我答应她们了,等我退休,一家人想到哪里玩就去哪里玩,让我陪多久就陪多久。”母女俩知道,等他退休还有21年呢,但她们愿意等。“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什么都好!”但小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