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网站地图
搜索

刀会祥:勐乃河的好儿子

发布时间:2013-12-01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勐乃河的好儿子——追记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纪委原案件审理室主任刀会祥

 

 

生是刀刃,逝为韶音。

  生是鞠躬尽瘁,逝为默默丰碑。

  怀揣对亲人们无限的思念,他悄然离去。

  他是勐乃河的好儿子,走过的一生就像那清澈的河水一样纯净、平凡而又坚韧。

  纯净的他,一生清廉,从未搞过特权,就算兄弟和好友违纪也未曾网开一面。


  平凡的他,就像我们身边的一位普通人,骑着自行车上下班,认认真真地做工作,看到有困难的人就出手相助,温暖如同一抹阳光。

  坚韧的他,始终把工作放在第一位,长期加班加点,就连离开也是倒在他挚爱的纪检监察岗位上。

  谁都不愿意相信他就这样走了,朝夕相处的同事们说,他那连日加班忙碌的身影依然浮现在眼前;当环卫工人的妻子说,头天晚上他还在帮我绑扫帚;乖巧懂事的女儿说,每次回家都能看见他在伏案工作……

  勐乃河的水如泣地流淌,这位好儿子悄然走完了45岁的短暂人生。因为长期高强度地加班加点工作,劳累过度引发脑溢血,他倒在工作岗位上,一颗立志为纪检监察事业奋斗终生而呕心沥血、殚精竭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永远地离开了自己所热爱并从事了17年的纪检监察工作。

  他就是云南省普洱市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纪委原常委、案件审理室主任刀会祥。


心怀使命无私奉献


  2010年3月13日、14日,普通的双休日。

  刀会祥又在加班工作,连日来的疲惫,没能消减他执着的工作热情。

  15日凌晨7时许,像往常一样,刀会祥提前来到办公室,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县纪委宣教室主任陶智兰看到他又在埋头工作,问了一句:“刀主任,上班时间还没有到,你又在忙什么?”刀会祥平静地回答:“有一个信访件涉及到多年以前的档案,今天得再查看一下。”

  让所有人想不到的是,这句话成为刀会祥留在这个世界的最后声音。

  8时15分,刀会祥昏倒在了他的办公桌前。虽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但没能挽留住他的生命。

  事情发生突然,但绝非偶然。“春节以后,就感觉他很疲惫,经常用双手按太阳穴,问他,他总是笑着回答‘没事,休息不够’。”给记者描述着,刀会祥的同事周强顿时热泪盈眶。

  是的,他太累了,同事们多希望他只是趴在办公桌上休息一下啊!

  1965年11月5日,刀会祥出生在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正兴镇勐乃村一户傣族农家。涓流不息的勐乃河水孕育了勤劳、善良、淳朴的傣族儿女。

  刀会祥的父亲勤劳俭朴,母亲善良温和,在父母的影响下,刀会祥从小就懂得了做事要认真,不贪玩,生活上要勤俭节约,知足常乐的道理。

  能够走出大山到外面工作,一直是刀会祥儿时的梦想。

  高中毕业后,他在家乡正兴镇税务所当了一年的助征员。1984年,刀会祥应征入伍。四年的部队生活,让他从一名少数民族青年很快成为一名组织纪律性很强的战士。退伍回乡以后,刀会祥进入景谷县正兴镇广播电视站工作。由于热爱学习,工作扎实,群众基础好,1993年2月,刀会祥当选为景谷县正兴镇党委副书记、镇纪委委员。1995年8月任正兴镇纪委书记,2002年2月至2005年8月任正兴镇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2005年8月调任景谷县纪委常委、案件审理室主任。

  每到一个新的工作岗位,刀会祥都把自己当成一个初学者,向书本学习,向同事学习。他始终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和工作热情,求真务实、锐意进取、扎实工作,即使身患高血压多年,也不愿意占用工作时间住院治疗,仍心系事业,忘我工作。

  翻开刀会祥遗留的18本工作笔记,他对工作的认真和负责跃然纸上。

  “作为一名纪检监察干部,执纪执法是职责所在,这是党交给我的工作,我责无旁贷,要做好这项工作。”笔记中的一页清晰地表达了刀会祥的心迹。

  2009年8月,刀会祥的母亲因心脏病复发到县医院住院。其间有一天,他与同事到乡下,给一个受处分人员送达处分决定。当事人却避而不见,其家属也有抵触情绪,不在送达证上签字。就在做工作时,刀会祥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医院给他母亲下了病危通知书,要他立即返回。

  刀会祥一直耐心地做受处分人家属的工作,直到天黑才得以办妥。一起去的同事对他说:“刀大哥,为什么不马上返回,我们可以改天再来,如果你母亲出了事,你一定会后悔终生的。”他却对同事说:“送达处分决定是有时限的,母亲有医生救,我去了也帮不上忙。”

  还有什么比母亲的安危更令儿子揪心的?刀会祥为了工作,却把对母亲的牵挂深深地埋在了心底。

  在常人眼里,纪检监察工作是个清贫而又“得罪人”的苦差事。

  曾经有人对刀会祥说:“你在县纪委当个主任实在没有多大意义,还不如一些单位的股级干部有‘油水’,尤其是你这个岗位容易让人恨,你这样把人都得罪完了,以后怎么生活?”

  刀会祥当即严肃地表示:“每一个岗位都是党和人民的需要,组织提拔我到这个岗位是对我的极大信任,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好,一个岗位一份责任,岗位就是责任,而不是利用岗位上的权力捞好处,做‘好人’。”

  刀会祥曾不止一次有机会到待遇更好的单位去担任领导职务,但他舍不得离开为之奋斗了多年的纪检监察岗位,始终表现出了对纪检监察工作无怨无悔的追求和热爱。

  在刀会祥的办公桌上,有一本信笺,上面留下了他生前最后的字迹:“处分时间1990至1991年”、“开始不认,后来认了”、“态度不端正”等寥寥几字,直到昏倒前他还在想着办案工作……


情义无价原则更重


  “纪委的工作有时会不被别人理解,但我还是喜欢这项工作,我这辈子不求做多大的官,有多少钱,能在这个岗位上认真做好工作就满足了。”

  刀会祥平时默默工作,一般很少讲话,但他讲出的话常常铿锵有力。

  他常说:“作为纪检干部不但要有正气,还要有勇气,我们决不能让腐败分子有藏身之地。”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调到县纪委案件审理室工作后,刀会祥为了使自己尽快掌握办案程序,熟悉业务知识,认真查看了之前的所有案件资料,学习了许多相关的业务知识和政策法规。不到一年时间,他就成为查办案件的骨干。

  2006年6月,景谷县某乡中心小学发生一起重大安全责任事故,此案案情复杂,涉及人员多,牵扯面广。刀会祥放弃休息时间,深入研究案情,仔细查阅相关法规,报请组织批准后在较短时间内对相关责任人员作出了处理决定。个别被处分人员不服处分决定,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甚至对刀会祥进行恐吓,还有人直接向普洱市纪委监察局提出申诉。市纪委监察局在审查后作出了维持原处分意见的决定。

  刀会祥一直以来恪守严把案件事实关、证据关和定性处理关的工作态度,这一次他又经受住了上级纪检监察机关和人民的检验。

  “刀会祥是个‘黑脸包公’,连亲弟弟都不放过。”他办事认真、公正廉明的工作作风人人皆知。

  2003年,刀会祥在任镇纪委书记期间,县纪委向镇党委批转了一封举报他弟弟(时任村党支部书记)违纪的举报信。镇党委研究后,决定由镇纪委查处这件事情。而当时镇纪委除了刀会祥以外,其他委员都是兼职,如果刀会祥不出面,这件事情又没有合适的人去做。

  一边是党组织的信任和严肃的党纪,一边是一直支持自己、代自己赡养老母亲的亲弟弟,两难中的刀会祥没有退缩,他说:“如果这件事情只能由镇纪委去做,那我就无法回避,也请上级纪委放心,我不会因为他是我的亲弟弟而袒护他。”

有的亲戚对他说:“你弟弟犯的错误不算大,他这么多年操持一个家,赡养老人很不容易,你在镇上当领导,熟人多,就帮他说说情,不要处理他了。”

  刀会祥含着眼泪说:“我是镇纪委书记,是维护党的纪律的,我弟弟是党员,犯了错就应该受到处罚。”

  刀会祥的弟弟刀会光回忆说,当时哥哥告诉他,就算是父母,违纪也要查处。“我不恨哥哥,我理解他的工作。”

  2009年,刀会祥的一位好友因交通事故被免职,同时要接受党纪处分。在按程序进行案件审理、提出处分意见的时候,刀会祥对同事说:“我的心像刀割一样疼,但是党纪摆在那里,再难过也得这样做。”

  “既然人民群众把我推到这个位置,我就要尽职尽责。”这个傣族汉子的话,句句都是从心窝里淌出来的。

  “在县纪委案件审理室工作期间,刀会祥共受理审结案件60件69人,包括他在正兴镇担任纪委书记期间所办的案件,涉及到方方面面,到目前没发现任何差错。”景谷县纪委书记兰璋迪说。

  “办案就要办成铁案。”刀会祥用扎实的工作切实履行了一名纪检监察干部的职责。


铁骨柔情大爱如歌

在刀会祥家的阳台上,19把绑好的扫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这是刀会祥去世前夜最后一次帮妻子干的活。

  在家人眼里,刀会祥是一位正直而又有责任心的人。

  2006年,刀会祥在县城买了一套房子,根据他留下的笔记本记录显示:购房款总计13.6万元钱,其中,个人自筹2万元,正兴信用社贷款1.5万元,景谷县信用社贷款8.1万元,向亲戚借了2万元。

  买了房子,每月要还款,刀会祥家的生活过得很节俭,据他的日记显示,2007年,他们家有7个月超支。

  刀会祥一家三口,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他每月2400多元的工资和妻子做临时工600元的工资,扣除每月按揭还款900多元、女儿300元的上学费用和老人的赡养费用,一家三口人每月吃饭穿衣的费用剩下不到1500元。

  但刀会祥毅然挑起生活的重担,精打细算,量入为出,和妻子一起苦心操持这个家。

  刀会祥的妻子李恒英高中毕业,在好几个单位做过临时工,但刀会祥从来没有为妻子转正的事找过任何人,直到他去世,他的妻子也只是县环卫站的一名临时工。

  为什么不能给妻子找份好一些的工作?很多人无法理解刀会祥的行为。

  对此,相濡以沫的妻子最能理解:“老刀说他是纪检监察干部,自己搞一次特殊,就失去了一份威信;破一次规矩,就留下了一个污点;谋一次私利,就失去了一片民心。再说,求人办事必然要请客送礼,老刀做不出来。”

  刀会祥很体贴妻子,在认真做好工作的同时,回家后尽量多做一些家务,承担起照顾女儿的事。有时在上班前和下班后还会绕道去妻子工作的地方,为妻子送去热水;有时看着妻子很辛苦,他会接过扫把帮妻子扫大街。

  “每天下班回家,都能喝到老刀为我准备好的一杯凉白开。”回忆起丈夫的点点滴滴,妻子李恒英潸然泪下。

  对妻子和女儿,刀会祥除了爱,还有一份愧疚。他生前曾对同事说:“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是我的妻子和女儿,为了家,妻子身体不好还要起早贪黑地去扫大街,女儿很为我争气,别人的孩子穿得五彩缤纷,可我姑娘最好的衣服就是校服。”

  妻子身体不好,刀会祥答应带妻子去普洱检查一次,并已经进行了相关咨询。他历来是信守承诺的,但这一次却永远无法兑现了。

  女儿刀倩是一个懂事好学的孩子,在成长中体会了父母太多的不易,她学习刻苦,在生活上从来不向父母提过高的要求。因为家境贫寒,考上普洱一中的女儿,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最终选择了花费较少的景谷县一中。

  面对前来慰问的云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李汉柏,刀倩坚定地说:“我一定会努力学习,长大后我要去做爸爸做的工作。”

  在女儿心中,父亲是一位正直、清白、默默坚守一切,并给了她最深沉的爱的人。

  “当干部,做公仆,为民谋利不怕苦。生有限,情无限,百姓疾苦心中留。”《两袖清风为人民》是刀会祥最喜欢,也是唱出他心声的一首歌。
  刀会祥生在农村,长在农村,22年乡镇工作经历,培养了他对基层群众的深厚感情。

  在乡镇工作期间,他挂钩联系的村组交通不便,他就带领村组干部,多方协调筹措资金和物资,带领群众挖通了3.5公里的村组道路;虽然家境拮据,但看见村里正在修建木桥,他当即捐款100元;在汶川地震发生后,他毅然从薄薄的钱夹中拿出了300元;每次到农户家中,他都会顺便买一些食品带去……

  他热情接待来访群众,积极为群众排忧解难,在群众的心目中,他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贴心人”。

  与对工作、对群众的热情相比,生活中的刀会祥对自己更显苛刻。

  同事记忆中的刀会祥,吃,精打细算;穿,朴素整洁;行,靠一辆自行车……更令人心酸的是,刀会祥逝世的时候,身上那件白衬衫已经穿了五年,衣领上还破了道口子。

有一种平凡叫做奉献,有一种离开叫做永恒。斯人已去,精神永在。刀会祥虽然走了,但他用忠诚、奉献、大爱浇灌出的生命之花将在人们心中永远绽放。